.
新闻详情

:欧元利空出尽将反弹

 
文章附图

皇家社会俱乐部 www.z9iw.com

     德拉吉威胁了2年的OMT(欧洲版QE)终于靴子落地了,但欧洲的经济衰退真能就此扭转吗?

     1月22日,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,由于欧洲复杂的财政货币状况,这个OMT计划也是空前复杂的。

     首先是时间和规模:购买时间将从2015年3月开始,每月购买600亿欧元(高于前一日报道的500亿欧元),持续到2016年9月。若欧元区通胀回升到接近2%则将停止购债。欧洲央行同时强调,如果有需要将会持续购债,直到通胀改善。这意味着欧央行购债总规??赡艹?.14万亿欧元。

     在购债组成上,欧洲及各国央行将会购买成员国、机构、欧洲机构在二级市场发行的投资级债券。欧央行购买的债券必须由欧元区实体发行,包括在欧元区内注册的国际机构债券、以及欧元区内注册的超级跨国组织发行的债券。浮动利率证券在购买范围内,与通胀挂钩的债券也符合购债资格。原有的ABS和抵押债券规模则不变。央行购买成员国国债的比例分配上限为25%。每只债券的购买不超过发行总规模的25%,购买同一发行者的总规模上限为33%。欧洲央行所购债券到期时间将在2-30年之间,将购买负收益率的债券。欧洲央行将会协调债券的购买。对于希腊债券,在7月赎回后,如果条件满足,欧洲央行可能购买希腊债券。

     在风险承担上,欧洲及各国央行风险共担的债券有20%。其中,欧洲央行的资产购买份额为8%,另外12%份额是欧洲机构债,将由欧元区各国央行购买。其余欧元区各国央行购买的80%资产(按出资比例分配)不会参与风险分担,由各国央行自担。

     这个实施方案的核心是OMT购债如何分配,责任如何承?!热绲鹿涫挡恍枰郝虮竟?,其5年国债收益率已经为负,但它也不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;葡萄牙、希腊等国需要购买本国国债,但它不仅份额小,且负担能力弱。对于这个悖论,德拉吉采取了妥协的办法。即80%是风险自担,即由各国央行按照欧洲央行的出资比例分配份额各自购买,各自负担。但德国、荷兰这些央行更可能让这个额度闲置;只有20%为风险共担,其中12%由各国央行按照在欧洲央行出资比例分的份额,各自购买欧洲机构债(实操中更可能是本国商业银行债券),德国、荷兰这些央行也不一定会购买。唯一能完全释放出来的OMT只有欧洲央行的8%,即每月48亿欧元。

     简言之,虽然欧洲央行号称每月600亿欧元规模,但是,我们认为在早期实际能够释放出来大约2/3。因为德国(23.6%)、荷兰(5.26%)、比利时(3.25%)央行一共拥有大约32.11%的份额,但它们却没有购债的需求。然后,我们将看到葡萄牙(2.58%)、西班牙(11.62%)、和意大利(16.18%)等国在用光了它们各自的份额,其央行行长乃至它们的国家元首将频繁地前往德国等核心国,去游说其高抬贵手购买本国债券,而德国等则会提出交换条件——对它们国家的财政有更多约束管理权,乃至进一步将该国财政权与德国等国统一起来。

     这或许是一贯反对OMT的德国央行最终同意OMT的原因。即德国拉着法国一道,推动欧洲一体化,在经济、货币一体化之后,它们在财政一体化上遇到了难关。毕竟,如果财政一体化,意味着财政权力上交给欧盟,现在的各国就会变成类似美国的各州,已经不再是独立的国家。因此,边缘国虽然陷入了?;?,但它们一起反对财政一体化。但是,按照这个OMT的方案,德国等将找到了把反对者各个击破的方法。

     如此一来,德国就会变成了“中国的姜太公”——愿者上钩,而且上购的是欧猪国家的元首和议长。因为德国央行每月手握141.9亿欧元的购债额度,但它自己没有需求,坐在那里等着救助者就可以了。当然德国救助是可以的,但求助者必须让渡财政权力。更让求助者紧张的是,因为不止有一个求助者,而德国央行手中的额度有限,求助者们必须竞争,以更优先地拿到购买其债券的钱。

     一旦有边缘国家愿意让渡中央级别的财政权力,那么,德国除了用自己的额度购买其国债和机构债外,还可以积极支持其产业发展,优先采购其商品,使其成为获得实际利益,乃至经济繁荣的示范,这会对其它国家在推进财政一体化方向上形成更大的促进作用。即可以形成了欧元区财政一体化的真正突破,这相对于欧洲经济走出衰退,意义大得多。

     对于德国来说,这是自2010年4月欧债?;⒁岳?,其终于等到的把?;湮徊酵平分薏普惶寤钠趸?。此前的三驾马车(欧盟、欧洲央行和IMF)对希腊1000亿欧元的救助可谓打了“水漂”,毫无效用;其后的LTRO虽然加强了欧洲央行对各国商业银行的管理,但效果有限;但如今的OMT,变成了德国、法国等核心国政府和央行与边缘国一对一,乃至多对一的谈判,则边缘国?;窖现?,欧洲财政一体化越加速!真的要感叹——欧洲有高人呢!如果统一的欧洲真正形成了,德拉吉和魏德曼可谓立下大功,当然背后真正的大佬是默克尔和奥朗德。

     当然,这种逻辑能否落实,欧洲马上将迎来第一个考验,这就是1月25日的希腊大选,激进的左翼联盟(Syriza)领导人齐普拉斯在大选前的最后民调中领先,22日晚,他对支持者发表演讲时称,在目前一轮国际援助希腊贷款协议到期时,会把一半的希腊国际债务一笔勾销。激进左翼联盟主张推翻希腊此前的偿债及国际援助贷款协议,减去希腊的大部分外债,反对实行财政紧缩。虽然齐普拉斯对欧元区的立场比在?;罡叻迨币丫兴汉?,他也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。但欧盟很难接受他的讨价还价。

     其实,希腊真的退出欧盟,对于欧洲一体化并不一定是坏事。因为,欧洲一体化也需要一个糟糕的“坏小子”示范。如果德国是有手腕的,它不应拒绝希腊退出欧盟,甚至应给希腊违约一定程度的经济制裁,以使其未来经济更糟,社会矛盾更尖锐,从而使其民众最终后悔退出欧盟,当希腊再次请求回到欧盟的时候,或许欧洲财政一体化已经初步成功了。

     从市场的角度看,本人准备修正此前的判断——欧元兑美元将会跌倒1.0,甚至欧元可能解体。现在我更倾向认为,如果希腊左翼联盟胜选,欧元将再次下探(如果希腊退出欧盟,则探的会更深一些),但是其后,欧元相当可能有较大幅度的反弹,那之后就要看德国能否如愿以偿了。不过,如果2015年超级石油?;ⅲǘ砺匏购椭卸蚺分薜氖驮耸涠贾卸系幕埃?,那将另当别论。

      一言以蔽之,最近欧元的暴跌是按照每月600亿欧元的OMT做出反应的,其实际操作的规??赡苄∮谡飧龆疃?,因此反弹是大概率的。

提供您的价值和需求,我们在这里等你
第一投融资金服务
价值发现传播
 联系方式
提供价值深度咨询:15652822866
发布企业新闻、企业文章、微语言,请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